当前位置: > bet338官网 >
留守儿童游戏沉迷问题引关注有人“节衣缩食”买手机

作者:World Cup 2018 2019-03-20 13:16阅读:

原标题:留守儿童游戏沉迷问题引关注 有人“节衣缩食”买手机

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《中国青少年上网行为研究报告》统计,截至2015年12月,中国农村青少年网民规模已达7930万。在农村青少年网民规模日趋上涨的背后,其中一部分留守儿童沉迷网络游戏而无法自拔,留守儿童游戏沉迷的问题已经得到全社会的关注。

见诸媒体的报道多描述留守儿童沉迷游戏的负面影响,并将留守儿童沉迷游戏的原因归结于留守儿童自制力差、家庭和社区管教不良以及游戏公司的“罪恶”。政府也要求游戏公司设置防沉迷系统、严格限制留守儿童手机使用时长等,但似乎都是“隔靴搔痒”,留守儿童沉迷游戏现象依然愈演愈烈。

游戏工业捕获留守儿童的秘密在哪里?留守儿童沉迷游戏的现象为何难以根除?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“中国农村留守人口研究”团队(以下简称“研究团队”)从2004年以来,持续关注农村留守儿童问题,多年来深入农村社区,对河南、江西、四川、湖南、贵州等地区的农村留守儿童开展调查研究。自2016年开始,研究团队集中关注农村留守儿童与网络游戏这一主题,基于实地调研的成果,力图揭示游戏工业捕获留守儿童的深层原因。

“节衣缩食”买手机很值得

9岁的小博是在城市出生的,爸爸妈妈将他带到了6岁,到小博上小学的年龄,就让姥姥、姥爷接回农村成为一名“留守儿童”。以前在城里,尽管和爸爸、妈妈、哥哥挤在一个3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,但小博还是很快乐。因为他觉得“城里时尚,娱乐活动多,有许多可以玩的地方”。现在小博回到农村后很不适应,经常和姥姥、姥爷吵架。他还想要进城和爸爸妈妈住,但他知道“爸爸妈妈压力很大,进不了城了”。

小博有一个碎了屏的手机,是哥哥淘汰给他的,手机内存不大,只是安装了一个“王者荣耀”的游戏。尽管游戏运行很卡,但他每天必备的活动就是到村委会或小卖店蹭网打游戏,有时和班级的小伙伴聚在一起玩,有时则和在线的哥哥“杀两把”。

小博认为打游戏可以“充实生活,忘记烦恼,打游戏的时候也就不用想爸爸妈妈了”。小博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有个好手机,这样他就可以更为顺畅地玩游戏了。而妈妈也答应小博,如果期末成绩好,就奖励他一个好手机。这也是小博现在学习的唯一目标。

14岁的小平则“打死也不想上学了”,他在初一下学期就退了学。现在他在家照顾弟弟,有时也跟镇上的“大哥”学理发。小平选择辍学,是因为不喜欢寄宿学校“圈养”的方式:“我是初一下学期主动辍学的,家人和老师让我念我也不念了。在学校,学不到什么东西,而且还到处有人管着你,让你干什么就得干什么,自习和睡觉时间都有规定,上课有一点小动作,还要体罚。其实我的成绩还可以,就是不想念了。”

在小平就读的中学,学校规定早上5点半以前必须起床,6点到8点为早自习时间,从早上8点半到下午6点是正常的上课时间,下午放学后还要上自习到晚上8点半。在小平看来,学校唯一有点“人性”的地方,就是允许拿手机。但周一到周五手机必须交到班主任处保管,周六周日发下来。

“自从学校开了这个口,现在基本每个初中生都有手机。有的手机是爸妈给的,有的是自己攒钱买的。我的手机就是自己攒钱买的。”小平分享了自己购买手机的“励志故事”:“学校每学期会发500元的贫困生补助,我两个月省吃俭用,才攒了900块钱买了个红米手机。班里的同学都是这么买的,有的饿得瘦瘦的。学校外面的手机城很火,基本都是初中生在买手机。”小平说。

小平认为“节衣缩食”买手机很值得,因为可以更好地融入同学圈子,在周六周日也可以和舍友同学尽情地“推塔”和“超神”。“在周六周日,我可以和舍友一直玩游戏。打游戏特有瘾,边充电边玩,一天不用吃饭,中午就嚼一包方便面。没有束缚的生活才叫爽!”

据小平透露,学校的WiFi原本并不开放,但因学校的WiFi密码经常遭到破解,学校更改多次也无能为力,现在已经对学生开放,但仅限制在双休日的时间。

假期要么宅在家里,要么躲进小网吧

现在的留守儿童也是越来越“宅”了。

留守儿童平时接触的大部分人是老年人,村里的娱乐活动又太少,即使在假期,孩子们也很难找人聚在一块儿,这让他们觉得生活很没有意思。“在村里生活特没劲儿,现在村里都是老人,和他们根本说不上话。村里又没啥娱乐活动,现在村里的小孩越来越少,平时也玩不到一块儿,我只想自己在家里待着。平时爸爸妈妈不在家,奶奶不怎么管我,我现在很享受一个人的生活”。

而宅在家里的留守儿童最主要的活动就是打游戏,也只有在游戏中才能找到些许“意思”。“即使在暑假,电视里也总是播放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和《熊出没》,翻来覆去就是这几个动画片,一点意思都没有。我最快乐的时光就是打一天游戏”。

研究团队在实地调研中发现,对于留守儿童来说,村里还是存在着一些有意思的地方——那些小网吧就是留守儿童的好去处。这些小网吧一般是村中的小卖店,也是村里面孩子最多的地方。小网吧不会有配置太高的电脑,一般只有两三台一两千元的组装机,这种电脑不能运行大型的网络游戏,每玩一小时要收费两元。

即使电脑配置不行,留守儿童也会抢着玩。研究团队在实地调研中得知,每天小卖店早上6点刚刚开门,外面就已经排起了队,许多孩子还因为抢电脑而打架,他们的零花钱也都花在了这里。小卖店的老板告诉研究团队,小卖店一天卖货挣不到10块钱,而开小网吧每天可以挣30元,周末和寒暑假的生意则更好。

要么宅在家里,要么躲进小网吧,这是大部分留守儿童在假期的生活样态。

电子游戏成为暂时逃离生活无意义感的唯一选择

为了能上网玩游戏,留守儿童也会耍一些日常抗争的小手段。

老桂是镇联通公司的宽带安装员,他反映,给孩子买手机和安宽带的农户越来越多。“现在的孩子,你不给他买手机和电脑,他们就闹,父母也没办法。我看初中孩子普遍都有手机。我在镇上联通公司上班,这几年村里安装宽带的生意也普遍好了很多,其实那些打工的人一年到头回来不了几次,宽带全是给孩子安的。不安,小孩就会使劲儿闹。”

研究团队发现,父母普遍对给孩子买手机的事情持矛盾心理:“玩手机确实耽误学习,不应给孩子买手机”。但是,“老太太在家,也不会用电话,给孩子配一个,万一家里有事,也可以知道。”“镇上学校几乎每个孩子都有手机,自家孩子没有多不好”。

对于学校和家长来说,手机对于孩子是一个玩物丧志的物品,而对于留守儿童来说,手机就意味着一个世界。

热门文章
订阅栏
合作联系